| 游戏博客 > 原创评论 > 正文

盛大游戏之后,会掀起私有化浪潮吗?

2014-02-07 09:28:04注册博客/投稿

  盛大、巨人私有化的关键,多数评论者往往只从行业大势的角度去分析,却忽略了一个关键性的因素——领导者的个性。而这或许将说明,在同样的大背景下,同行们会不会采取相同的策略。

  文/张书乐

  在27日晚间,盛大游戏宣布已经收到由控股股东牵头的一家财团的私有化要约,价格为19亿美元。此时距离盛大网络(盛大游戏母公司)宣布启动私有化,相隔2年零3个月。

  盛大游戏启动私有化,就和早前巨人网络决定私有化一样,有些出人意料。按照一般业界的看法,走上这条路的关键在于,虽然眼下是中概股海外上市窗口期,但海外对中国网游企业的模式依然没有认可,网游企业在快速循环与规模化后,市盈率和股价也不断下降。私有化的成本可能比当初向银行借款还要划算。

  于是乎,以客户端游戏为主打的那些游戏公司们,将从集体上市向集体私有化急转弯的言论盛嚣尘上。真会如此吗?

  端游公司不差钱

  从本质上来说,盛大游戏也好,巨人网络也罢,其私有化,只是商人的一种手段,目前资本市场看起来不太好,就先撤出来,等春暖花开了,还可以再回去。

  在某种程度上,都是以大型客户端游戏成名于游戏行业的盛大游戏和巨人网络的私有化背景还是有所不同的。盛大是在2002年到2004年期间,从《传奇》开始了中国网络游戏的创富神话后,就逐步从宝座上滑落,而巨人网络2006年游戏市场格局划分初定之时,半路出家,以一款《征途》逐步撬开市场,并逐步进击入游戏厂商一线阵营之中。

  从表象上看,两者的退市是相似的。尤其是去年上半年的情况,尤其让人觉得寒心。盛大游戏的半年报净利润超过6000万美元,折合人民币超过3.6亿,中青宝还不足其1/20。可中青宝的市值已经超过了人民币100亿元,市盈率高达734倍;盛大游戏市值只有11.09亿美元,折合人民币不到70亿元,市盈率仅为6.6倍。

  但这并非关键,关键在于不差钱。正如我早前在评论巨人退市的时候的观点,端游是典型的现金奶牛,虽然增长率不行,但是盘子大,利润率很高,极其赚钱。他们的主要问题不是缺钱,而是有钱花不出去。因为不是再砸一笔钱就能做出一款和老款一样赚钱的客户端游戏的,所以上市融钱确实意义不大。

  少一点资本掣肘,或许得到的收益会超过损失。

  领导者的个性很重要

  但大多数评论者往往只从行业大势的角度去分析,却忽略了一个关键性的因素——领导者的个性。而这或许将说明,在同样的大背景下,同行们会不会采取相同的策略。

  盛大的陈天桥和巨人的史玉柱是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人,但在另一种程度上来说,两者却有一个共同点,近乎偏执的坚持。

  史玉柱自不必说,走过大起大落的他,从IT业跳入保健品,再杀进游戏行业,步步惊心不说,奇迹也是不断,而顽强则是我对他事业的观感,尤其是最初的《征途》,没有人看好,而他却用有悖于当时游戏传统的手法,以免费畅游的方式,硬是将一款技术上不咋地的游戏变成了下金蛋的鸡,甚至改变了行业的风向标,如此种种,在史玉柱操盘的巨人行事中,还有许多,许多事起初都被人诟病,之后又被人追捧。

  而陈天桥的履历中,对于家庭娱乐中心的坚持,亦是极其坚强。从盛大盒子的折戟沉沙,到极度铺张的文学、影视、周边、可穿戴智能设备等等,盛大早就不是一家游戏公司,而是陈天桥眼中创新力极强的家庭娱乐中心制造工厂,尽管毁誉参半,尽管距离梦想还很遥远,但近十年来,这个理念,他一直在坚持,从没摇摆过,而且正是他的坚持,让自己离目标更近。

  和其他游戏大佬们总在变换着自己的身段不同,陈天桥、史玉柱有股子离经叛道的“蛮横”,而这种个性,亦使得他们对资本市场的指手画脚,难免心生厌倦。盛大和巨人的私有化,恰恰都有某些项目推进中,被外界横加干涉,而让领导者难以如愿的导火索。

  私有化浪潮会来吗?我只想说,新年快乐,痛快游戏吧!